首页 全国分站 咨询中心 律师黄页 专业律师 律师排名 律所排名 律师文集 人才中心 调查中心 法网大全
 律师文集 >> 民事精彩代理  商事精彩代理  行政精彩代理  涉外精彩代理  刑事成功辩护  法学论文  

段某运输毒品案辩护词

    段某运输毒品案
    辩 护 词
    
    审判长、审判员:
    受宇泰律师事务所指派,担任本案上诉人段纪雄的辩护人,依法发表辩护意见,仅供法庭参考:
    一、 本案涉案的毒品系含有甲基苯丙胺的麻古,与甲基苯丙胺(俗称病毒)有重大的区别,运输麻古相较甲基苯丙胺社会危害相对较小。
    甲基苯丙胺是一种人工合成的毒品,晶莹透明,生产出来其纯度一般高达95%以上。麻古则是由甲基苯丙胺(俗称冰毒)、毒性较弱的咖啡因、还含有纤维素、色素、充填剂等非毒性物质合成。冰与麻古显然不能等同,如头痛粉不能等同于吗啡,茶叶不能等同于咖啡因一样。本案涉案的麻古呈红色,甲基苯丙胺含量从17%至19%,因麻古与氯胺酮(K粉)一样属新类型毒品,成分除了冰毒,还含有其他成分,市场价格从每粒二十元、几十元到一百多元不等,从中不难看出各个价位的麻古所含冰毒剂量大不相同。其对人的身体危害程度也大不相同,其社会危害也相对较小。
    二、 本案起诉的证据鉴定结论中缺少对麻古进一步的成分鉴定,在程序中存在一定的瑕疵。
    麻古系一种新型的混合毒品,根据最高院关于2008《全国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明确要求:“ 鉴于大量掺假毒品和成分复杂的新类型毒品不断出现,为做到罪刑相当、罚当其罪,保证毒品案件的审判质量,并考虑目前毒品鉴定的条件和现状,对可能判处被告人死刑的毒品犯罪案件,应当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2007年12月颁布的《办理毒品犯罪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作出毒品含量鉴定;对涉案毒品可能大量掺假或者系成分复杂的新类型毒品的,亦应当作出毒品含量鉴定。对于含有二种以上毒品成分的毒品混合物,应进一步作成分鉴定,确定所含的不同毒品成分及比例。”本案仅有对麻古的含量鉴定,没有进一步的成分鉴定,在程序上存在瑕疵。
    三、 上诉人段纪雄在整个毒品案件系毒品含量较小的麻古中,其行为又系单纯的运输行为,原则上不应该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关于审理若干新型毒品案件定罪量刑的指导意见》中指出:“对“麻古”数量直接作为确定量刑区间的依据,有悖罪刑相适应原则”本案涉案的毒品达3030克,但毕竟不是甲基苯丙胺,只是含有甲基苯丙胺,再说数量也不是量刑的惟一标准。2004年《全国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中指出:“关于毒品犯罪的数量。毒品犯罪数量对毒品犯罪的定罪,特别是量刑具有重要作用。但毒品数量只是依法惩处毒品犯罪的一个重要情节而不是全部情节。因此,执行量刑的数量标准不能简单化。特别是对被告人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确定刑罚必须综合考虑被告人的犯罪情节、危害后果、主观恶性等多种因素。”本案中涉案毒品毕竟是甲基苯丙胺含量较小的麻古,辩护人请求合议庭充分考虑这一情节。
    就整个毒品犯罪来看,单纯的运输行为处于从属地位,原则上不应判处死刑立即执行。2008年《全国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指出:“毒品犯罪中,单纯的运输毒品行为具有从属性、辅助性特点,且情况复杂多样。部分涉案人员系受指使、雇佣的贫民、边民或者无业人员,只是为了赚取少量运费而为他人运输毒品,他们不是毒品的所有者、买家或者卖家,与幕后的组织、指使、雇佣者相比,在整个毒品犯罪环节中处于从属、辅助和被支配地位,所起作用和主观恶性相对较小,社会危害性也相对较小。因此,对于运输毒品犯罪中的这部分人员,在量刑标准的把握上,应当与走私、贩卖、制造毒品和前述具有严重情节的运输毒品犯罪分子有所区别,不应单纯以涉案毒品数量的大小决定刑罚适用的轻重。”
    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关于审理若干新型毒品案件定罪量刑的指导意见》中指出:“新型毒品案件适用死刑的主要对象是从事制造、走私等源头犯罪行为的首要分子和其他主犯,对仅从事了运输、贩卖等中间环节行为的犯罪分子,原则上可不适用死刑,尤其是立即执行。”
     一审法院判处上诉人段纪雄死刑,是居于其两张银行卡上有资金流动达几十万,由此推定该毒品系段纪雄所有。根据公安机关调取的段纪雄通话记录显示,段纪雄是2009年的11月20日到云南临沧的,在其到达临沧之前就有几十万的资金在银行反复存取,在11月20日前的资金流动与本案的毒品案件没有必然的联系,11月20日其两张银行卡,其中117卡通过银行转账支出20万元,柜员机六次取款12000元,514卡刷卡消费30000元。辩护人认为,通过银行转账进行毒品交易违反毒贩子安全交易的原则,与客观事实不符,且段纪雄2008年8月刚从监狱刑满释放,资金来源就令人质疑。根据其陈述,该卡系一位名叫王彪的用段纪雄的身份证所办理,王彪与“猴子”一道也到云南进行毒品交易及赌博,银行卡系段纪雄上车前一天王彪给他的,说里面还有几千块钱。辩护人认为,段纪雄这一供述真实可信。
    四、 从上诉人段纪雄犯罪动机来看,存在情有可原之处。
    段纪雄于2008年8月刑满释放,2009年其父就患癌症,众所周知,癌症系重大疾病,需要大量的费用支出。根据辩方向法庭上出示的证据证明,2009年10月其父因患癌症在医院住院。段纪雄在公安机关多次供述,是为了找钱给父亲治病,主动找到“猴子”和王彪等人运输毒品。辩护人认为,段纪雄刑满释放就遇此浩劫,面对父亲需要如此巨大的支出,通过一般途径很难解决其费用,于是铤而走险再次走上犯罪之路。其行为实在令人可恶,其情却叫人可怜。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本案涉案的毒品应当认定为麻古,该毒品含有冰毒并不是冰毒本身,本案对复合型毒品未作进一步的成分鉴定,程序有一定瑕疵,其犯罪动机情有可原,请求法庭不判死刑立即执行。上述辩护意见仅供参考,并期盼采纳。
    
    此致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
    
    
    贵州宇泰律师事务所
    萧云阳
    2011年8月18日
    
    
·网上搜:段某运输毒品案辩护词

最新文章

  • ·王成军 盗窃罪、抢劫罪辩护词
  • ·吉增萍 组织卖淫罪辩护词——成功辩护
  • ·乔维刚 慎重选择货代公司,减少不必要
  • ·李爱霞 刘某某与石家庄xx公司劳动争
  • ·马冠军 河南省2012年最新道路交通
  • ·要红志 保定律师承办洪某故意伤害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