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国分站 咨询中心 律师黄页 专业律师 律师排名 律所排名 律师文集 人才中心 调查中心 法网大全
 律师文集 >> 民事精彩代理  商事精彩代理  行政精彩代理  涉外精彩代理  刑事成功辩护  法学论文  

阎某诉沈阳X汽车贸易公司公司盈余分配纠纷一案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辽宁lf律师事务所接受本案被告沈阳X汽车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称沈阳X公司)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其诉讼代理人。接受委托后,我查阅了卷宗材料,详细了解了案件事实,又通过刚才的法庭调查,对案情基本掌握,现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本代理人认为,本案成立的前提有两个:一是“原告必须是原朝阳J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称朝阳J公司,现已注销)的真正股东”;二是“原告必须向朝阳J公司有实缴资本”,这两个前提原告均不具备。

一 、原告阎某不是已注销企业朝阳J公司的真正股东,没有资格要求分配公司利润,其诉讼主体不适格。

朝阳J公司实质是被告沈阳X公司独家出资设立的全资公司(后转让给许某),不是被告与原告共同出资设立的公司。X公司从未与原告合作共同出资设立朝阳J公司,原告不是朝阳J公司的真正股东,也从未加入朝阳J公司。

朝阳J公司成立时形式上是两个股东,一个是沈阳X公司,一个是阎某。而实际上是一个股东即沈阳X公司,只是由于当时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以下称《公司法》)规定设立有限公司必须有两名以上股东共同出资,否则不能成立公司,所以沈阳X公司才用“阎某”的这个名字设立了一个虚拟的股东“阎某”。 朝阳J公司章程及公司章程修订意见、股东会决议、朝阳J公司股东(发起人)名录、企业(公司)申请登记委托书等公司申报材料上所有的签字“阎某”都不是原告阎某签字,而是朝阳J公司其他职工签字顶名。这些公司申报材料中所有涉及到阎某的内容,如章程第九条关于股东姓名或者名称、第十四条关于股东阎某出资方式(货币)、出资比例(16%)和出资额(80 万元)的记载等都是虚假的、不真实的。原告方在法庭调查中也完全承认这些材料上都不是阎某签字,只是称阎某在第一次股东会议记录上签过字,但却没有任何证据予以证明。可见,原告没有任何有效的证据证明其是朝阳J公司的股东。原告不是朝阳J公司真正股东,其诉讼主体不适格,无权提起诉讼。

二、原告从未向朝阳J公司出过资,无权要求分配公司利润(盈余)。

根据《公司法》相关规定,公司股东分配公司利润的前提是:股东向公司有实缴出资。《公司法》第一百六十七条规定,“公司弥补亏损和提取公积金后所余税后利润,有限责任公司依照本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分配”,《公司法》第三十五条的规定是,“股东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分取红利”。如果股东对公司没有实缴出资是不能分取红利的。本案中,无论实物出资420万元还是货币出资80万元都是沈阳X公司的出资(见被告沈阳X公司提供的其经理祝某在中国工商银行的存款凭条等证据材料)。原告根本没有向朝阳J公司出过资,原告也未能举出任何证据证明其向朝阳J公司缴纳过出资,当然也就无权分取公司红利。

《验资报告》和工商档案不能证明原告出资,会计师事务所在受委托给企业验资时是形式审查,而且审验的是企业资本,只要材料形式要件齐全,就作出验资报告,具体到实际上是哪个股东出资,会计师事务所均不予核实,也无需核实。原告要想证明自己有出资,必须提供《出资证明书》,或者出资的原始材料,如银行的存款凭证、公司出具的收条(据)等。出资证明书是证明投资人已经依法履行缴付出资义务,成为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法律文件,是股东对公司享有权利、承担责任的重要依据。股东凭出资证明书,可以向公司请求将自己的姓名记人股东名册,享有股东权利。既然原告没有出资,就当然拿不出来出资证明,也就当然没有要求分配公司利润的权利。

原告方称阎某直接把80万元直接交给沈阳X公司的经理祝某,有企业(公司)申请登记委托书可以证明。这简直是无稽之谈,因为大额的款项交给别人时都要求给打收条或收据,没有收条(据)就不能证明款项的交付,更何况那份企业(公司)申请登记委托书本身就不是阎某签字出具的、不具有证明效力,阎某哪能把这么大额的款项交给别人呢?

企业工商档案同样不能证明原告出资。公司在注册登记时向工商行政管理机关(以下称工商机关)提供《公司登记管理条例》规定的相应注册登记材料。但是工商机关只对申请材料作形式审查,而不是实质审查。只要形式要件符合规定就予以登记,比如说注册登记需要场所,只要有房屋租赁合同就可以,至于合同是不是出租方和承租方亲笔签字,登记机关是不需要核实的。对于《公司章程》也不需实际核实,只要形式符合规定即可。档案材料是否真实是监管过程中审查的事情,如果监管过程中经查申报材料虚假,可以对申请人给予行政处罚。根据《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二条规定,“申请办理公司登记,申请人应当对申请文件、材料的真实性负责。”也就是说对申报材料有虚假性的责任承担在申请人,而不在登记机关。换句话说,登记机关对申请人申报材料的真实性不负责任,申请人向登记机关申报的材料也不一定真实。也正因为如此,企业工商档案的材料如果真实,可以约束当事人,如果不真实就不能约束当事人。这种真实性通过什么来体现呢,就是基础性材料和原始性材料。比如签字是否本人签字,按手印是否本人指印,出资是否有据可查等。本案就是这种情况,朝阳J公司申报的公司章程、股东出资、股东会决议、股东(发起人)名录、企业(公司)申请登记委托书等涉及到原告的内容都是虚假材料。工商机关对此可以给予公司行政处罚,但这些材料绝对不能作为证明股东真实性和股东是否出资的证据,这些材料也不能证明股东真假和是否出资。

工商档案和公司章程不能当然创设股东和证明股东出资。“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原告连股东都不是,也未出过资,就谈不上分配公司利润了。

也正因如此,沈阳X公司作为朝阳J公司的独家出资人,于2007年5月25日将自己公司股份转让给许某是其自有独立的权利,原告无权干涉。公司无论进货、销货多少,盈利或者亏损、是否分配利润都与原告无任何关系。

三、退一步讲,假设原告是朝阳J公司股东,那么,其主张仍然不能成立。

(一)、根据《公司法》第二十八条一款规定,“股东应当足额缴纳公司章程中规定的各自所认缴的出资额。股东以货币出资的,应当将货币出资足额存入有限责任公司在银行开设的账户;以非货币财产出资的,应当依法办理其财产权的转移手续。” 第二款规定,“股东不按照前款规定缴纳出资的,除应当向公司足额缴纳外,还应当向已按期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承担违约责任。” 按此规定,请问,原告向朝阳J公司出过资吗?没有。正由于原告阎某没有向朝阳J公司缴纳出资,不但不能分配公司利润,而且被告沈阳X公司则可以向原告追缴出资并追究其未按照公司章程缴纳出资的违约责任。也正因为原告不是朝阳J公司的真正股东,所以被告沈阳X公司也不可能去要求其缴纳出资,也不可能去追究其违约责任。

(二)、朝阳J公司在一汽贸易公司进货多少,销货多少,均不能证明J公司是否盈利以及盈利的具体情况。

如果按照原告的逻辑,“进货了就有盈利,进货多盈利就多”,那么世界上就不存在亏损、倒闭的企业了。因为利润盈亏受多种因素制约和影响,比如市场变化、雇员及工作人员工资待遇、场地房屋的费用、广告支出、宣传费用、其他额外损耗的费用等等。沈阳X公司作为原朝阳J公司的出资人、股东,几年的经营长期处于一种亏损和勉强维持的状态,基本没有盈利。最终沈阳X公司选择了从朝阳J公司撤出,将公司全部股份转让给了许某。如果朝阳J公司盈利的话,沈阳X公司就会继续经营下去,也就不可能撤出了。

四、本案不归双塔区人民法院管辖。

从刚才的法庭调查中知道,原告当庭撤销了对朝阳J公司清算组的起诉,朝阳J公司清算组也早已经完成清算任务而撤销。原告于2008年4月17日起诉,朝阳J公司清算组于2008年3月25日已撤销,说明原告起诉时清算组就已不存在了,清算组的撤销在原告起诉之前。那么,本案被告就只有沈阳X公司和许某,一个住所地在沈阳市,一个住所地在吉林省吉林市,都不在朝阳市。根据《民事诉讼法》对于管辖的规定,朝阳市双塔区法院没有管辖权,而应当由沈阳市或者吉林市的法院行使管辖权。所以本案应当移送到这两个地区的法院审理。

原告在诉讼之初将朝阳J公司清算组列为共同被告,沈阳X公司也不知道公司清算组已经撤销,所以不可能在答辩期内提出管辖权异议,但这并不影响被告在知道法院管辖有误时提出管辖权异议。也正是由于原告方的原因使被告方当庭才知道双塔区法院无管辖权,而后立即提出管辖权异议,这是合理合法的,应当得到法律支持。

综上,原告既不是朝阳J公司股东,也没有向朝阳J公司出过资,根本没有资格和权利作为原告要求分配利润,其诉讼主体不适格,又双塔区法院管辖错误。原告起诉于事实不符,于法律无据,应予驳回。为此,建议法庭依法驳回原告的起诉。

以上意见,请法庭合议时予以充分考虑采纳。 
【审判结论】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周律师法律援助热线15566444555

·网上搜:阎某诉沈阳X汽车贸易公司公司盈余分配纠纷一案代理词

最新文章

  • ·周凤国 关于原告战某与被告杨某居间合
  • ·邓永声 涉及三方车辆、三家保险公司的
  • ·罗光飞 夫妻共有股权如何分割
  • ·张笛 四川投资融资律师原创股东出资
  • ·罗学源 钱某诉张某雄欠款胜诉案代理词
  • ·才浩 张**机动车交通事故损害赔偿